性爱技巧

姐姐没吃早饭特意喂我

9.7

姐姐没吃早饭特意喂我



正爽着,忽然金叔拍了拍我:“小飘……小飘……妳看……” 




? ? “看什么?”我?起头,看到门口站了两个穿着暴露的姑娘,其中一个正惊慌失措的看着我。




? ?我呆住了,竟然是她?她在这?干什么?




? ?这个惊慌失措的女孩,竟然是我和金叔都认识的,是我中学时初恋的女生新蕊,那时候我纯洁得一蹋糊涂,和她恋爱了整整大半年,连手都没有怎么牵,金叔当时还笑话我过,说我是地球上的最后一只纯情处男。




? ?快临近中学毕业时,新蕊就移情别恋了,跟着校外的一个混混好上了,当时我痛苦得跑到金叔家躲了整整一个暑假,所以金叔对我的初恋史是非常熟悉,也所以,金叔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我中学时随身带着照片的初恋女孩。




? ?新蕊和中学时的样子已大不相同,原本清纯俏丽的脸此刻却是一片浓妆,看起来十分妖艳。也许是这样淫秽的环境影响了我,我觉得新蕊此刻象极了一个妓女,实际上——她就是一个妓女。




? ?激动愤怒悲伤感慨……众多纷乱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内心,但很快我就平静下来了,平静之后我发现,心?剩下的最后一种感觉是快意,巨大的快意。




? ?金叔看了看木无表情的我,忽然猛的一拍桌子:“就没见過妳这么不要脸的……” 




? ?金叔的一个朋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奇怪地问:“怎么回事?” 




? ?金叔苦笑:“这是这个小家伙的初恋情人……” 




? ?那大叔狠狠的啐了一口,抓起啤酒灌了几口:“女的没一个好东西!” 




? ?聪慧的小丽似乎看出了什么,忽然指着新蕊和另一个姑娘叫:“妳们怎么进来了?芳芳和金蓉呢?妳们出去把她俩叫进来!”




? ?看到新蕊慌忙拉开门要跑出去,我平静的开口说:“不用出去了。” 




? ?我看了看金叔,他从小看我长大的,对我的心思了如指掌:“小妹妹,给我们另开间房,让我们的小侄儿单独看她们表演吧。”说着抓过一条浴巾围在腰上站了起来:“走,都出去。”包括给我**的那个姑娘,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 ?小丽叹了口气也站了起来。我拉住她:“姐姐,妳留下陪我。” 




? ?新蕊和另一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姑娘站在桌子前,她把头埋得低低的,任凭一头长发散落。房间?一片寂静,只能隐隐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嘻闹声。




? ?新蕊,曾经妳是那么纯洁那么守身如玉……但那是曾经,老天既然安排我们在这?以这种身份再次相见,那么就继续下去吧,让我看看妳从未向我展示过的身体,让我看看妳是怎么用自己的身子来取悦男人,让我看看妳淫荡的样子,让我尽情的羞辱妳报复妳吧!!别怪我,我生平第一个女人是爱的妳,我平生没恨过女人却最恨妳,这是妳的报应!




? ? “不是表演么?那就开始吧,我等着看呢。”搂住小丽,我靠在沙发背上,任还没软下去的**高高竖起,彻底暴露在空气?灯光下,象一个墓碑一样。




? ?新蕊?起头,幽怨的看了我一眼,那眼光?是什么?羞愧?自卑?求饶?没用的,新蕊妳认命吧,快脱掉衣服露出妳淫秽的身体取悦曾被妳甩掉的男人吧。




? ?新蕊旁边的姑娘脱掉短裙和内裤,把无毛的私处彻底展现在我眼前,她见新蕊还呆立在旁边一动不动,忙用肩膀顶了顶她。新蕊再次?头看了看我,终于慢吞吞的脱掉了短裙,又慢吞吞的脱掉了内裤,暴露出和旁边姑娘同样光溜溜的下体。




? ? “妳们下面的毛是拔的还是刮的?看着挺养眼那。”我扯掉小丽身上碍眼的东西,在她**上揉搓起来。




? ? “当然是刮的了,拔多疼啊。”新蕊旁边的少女媚笑着回答我。




? ? “谁给妳们刮的?”我接着问。




? ? “自己刮啊……有时候也让客人给刮。” 




? ?我哈哈大笑,新蕊更深的低下了头。




? ? “弟弟是想先看艳舞呢还是先看表演?”小丽伏在我怀?轻声问。




? ?我的眼光始终不离新蕊:“艳舞。”我指着新蕊:“我就想看她跳。” 




? ?小丽看了看我,然后对新蕊说:“心心,开始吧。” 




? ?节奏强烈的音乐猛然响起,新蕊却立在那?一动不动,旁边那少女推了她好几下新蕊才动了起来,她先是把身子侧对着我站好然后慢慢的活动起了腰肢,双手却不自然的挡在了胯间,似乎羞于对我展现出她淫荡的一面。我喝了口酒,瞥着嘴对小丽说:“妳们这儿跳舞的就这水平?差了点儿吧?” 




? ?小丽扭头看了看我,然后把头转向新蕊的方向小声说:“何苦呢……弟弟,放她出去吧。” 




? ? “出去?”我冷笑一声:“她出去了我看谁去?” 




? ?小丽起身走到音响前关掉音乐,然后**着站到新蕊身边:“弟弟,别让她跳了,姐姐跳给妳看好不好?”新蕊停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捂住下身,还是如刚才一般深埋着头。




? ? “我操!”我狠狠的灌下一口酒,斜眼再向新蕊看去,忽然看到新蕊一对泪光闪闪的眼睛正看着我,那似乎包含千言万语的目光让我心中一震,我心软了,却没来由的烦躁起来:“算了……”我抓起芝华士递到嘴边:“妳穿上衣服出去吧……心心小姐。” 




? ?新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打开门奔了出去,连衣服都不要了。看着她雪白的屁股消失在门外,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大口大口的灌起酒来。




? ?小丽坐到我身边抓住我的胳膊:“别这么喝,会伤身的。” 




? ?我任她从我手?拿走酒瓶,然后颓废的瘫坐在沙发上:“接着表演吧。” 




? ?小丽依偎在我怀?:“还看艳舞吗?” 




? ?我摇摇头:“随便好了。” 




? ?小丽示意留下的那个姑娘开始,那姑娘来到我们旁边将桌子清理了一下空出一块地方,然后爬到大理石的桌面上岔开双腿坐下:“弟弟,姐姐给妳表演吸烟好不好?” 




? ?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那少女嘻嘻一笑,从烟盒?抽出一只烟叼到嘴?点着,吸了一口后她用两根手指拨开**,将烟嘴一段插进自己的体内。




? ?心情还有些不好,但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少女的**粉嫩,看来经历的**不多,但胯下功夫可不是盖的。少女的小腹不停的蠕动着,每动一次夹在她**?面的香烟就火花一亮燃烧掉一小截,然后一股轻烟就从**下方喷出来,当真和人嘴吸烟差不多啊。




? ?虽然我早就在录像?看过什么少女十八招的**吸烟**,但亲眼所见还真是第一次,我彻底的被吸引住了,边仔细的观看边想这丫头功夫不错,要是插根儿**进去肯定舒服…… 




? ?胯下的膨胀的**忽然被小丽握在手中,我扭头看了看她,小丽嫣然一笑:“想不想插进去试试?”我下意识的点头,小丽推倒我:“弟弟,躺好了。”说着对桌上正在吸烟的少女招了招手。




? ?那少女嘻嘻一笑,从**中将烟抽出后,站到了我的两腿之间,伸手接过小丽给她的避孕套后,她蹲了下去,张嘴把我的**轻轻含到嘴?吮了起来。我闭目躺着,不由想起了刚才新蕊跳艳舞时的样子,妈的,都当上妓女了还和我装害羞,要不怎么说女大十八变呢,没几年功夫这人的变化就这么大,从一个天使堕落成婊子五年时间看来足够了。




? ?我笑了起来,十分的开心,不过心?还是有些遗憾,刚才怎么就没让新蕊脱光了呢,只见到了她的小逼还没看到**呢,可惜啊,以前就经常猜测她的**有多大,看来以后也没什么机会知道了——我可没有干她的兴趣。




? ?不过终究是过去了,中学时不明不白被扼杀掉的感情在今天总算有了个交代,我也该轻松一下了。




?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胯间正在忙活的少女,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让她给套上了一个避孕套。“妳上来吧。”我看着那姑娘要求道。




? ?姑娘登上沙发,把两腿分置于我的身体两侧然后把**对着我的**慢慢蹲下,直到一根闪着油光的**完全被她坐入。她的**虽不是很紧窄,但胜在能动。不是指身子而是指**,象一根蠕动不止的带着吸力的肉管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小弟,我体会着这种紧束的快感,心说幸亏我这根家伙点不着火,不然让妳这么吸没几口就烧到头了。




? ?正爽得忘乎所以,忽然门口传来一阵噪音,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那几个叔叔正扒着门缝向房?偷窥,也许是觉得情况允许了,几个大叔打开门搂着一众姑娘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 ?金叔一屁股坐在我旁边:“艳舞看完了?爽不爽?” 




? ? “爽!”我指了指面不改色还在我身上奋战不休的舞女:“这不还在跳么,动力十足,都赶上铁臂阿童木了。” 




? ?一个大叔也淫笑着光屁股凑了过来:“小侄儿,别自己欣赏啊,让叔叔们也领略一下威力。”说着从后抱住那少女就往上拔。




? ? “妳个大叔。”我看看正抱着那姑娘上下其手的大叔,恨恨的揪下避孕套:“我还没shè精呢。”




? ?大叔比我想象的要文明的多,他只摸了一会儿就放开了那姑娘,说是要她继续跳舞。那姑娘说其实刚才她没跳舞光表演来着,继续来的话应该是接着表演,大叔几个就吩咐一班女孩子搬空桌子让姑娘爬上去继续表演。




? ?让他们这么一闹我也失去了兴趣,抱着一直不说话的小丽靠着沙发心不在焉的看着那姑娘继续表演少女十八招,下蛋开瓶盖咬香蕉什么的,看着那姑娘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拼命往自己小逼?塞我忽然感到好笑,我问小丽:“妳们这儿的表演都这么干?看,塞了一堆破烂进去,都成垃圾桶了。” 




? ?小丽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一边的金叔忽然开口:“刚才都干什么了?” 




? ?我知道他想问什么,我淡然一笑:“能干什么?让她做好本职工作呗,我现在才知道,她跳舞实在太难看了。” 




? ?金叔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得了,过去的就过去吧,别想了。” 




? ?想?我才不想呢,一个鸡蛋掉地上摔碎了还能指望它孵出小鸡么?爱到尽头覆水难收,我的初恋早就结束了,刚才那个女人此刻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跳艳舞妓女罢了。




? ?此刻桌子上的表演已经到达了**,在一群狂呼乱叫的男女围观下,桌上的那姑娘慢慢从**?拽了一团什么玩艺出来,等她把那玩艺完全打开,我才看清楚,原来是一条印着“宾至如归”的绸缎横幅。我哈哈狂笑两声:“怎么没拽出一张华盛顿邮报出来,那多牛逼啊。” 




? ?演出结束了,几个叔叔按摩的按摩、推油的推油、操逼的操逼,搂着姑娘都跑了。我独自留在包房?喝酒,小丽也陪在我身边。




? ? “妳认识心心?”她给我倒了杯酒。




? ? “嗯?”我思索了一下,挺深沉的告诉她:“我认识她的孪生姐姐,可惜她已经死了。”上中学时,我也是继承了家庭的教育,一昧低调,新蕊一直以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子弟而已,要是她知道我家是那么的有钱,打死她也不会跑去跟混混吧?我有点郁闷地想。




? ?实际上我是抱着彻底见识一番的心情来到这?的,但新蕊的事让我失去了兴趣,所以当小丽脱得溜光缠着同样是一丝不挂的我的时候我的* *都没什么反应。




? ?小丽沉重的叹了口气,怔怔的看了我半天然后把身子蜷到我的胯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她的一张小嘴就含住了我的* *。




? ?我用双肘支起上半身看着她的脑袋在我胯下活动着,但她似乎羞于见我,任凭长发挡住她的脸和她正在干的事。




? ?还好我没有因为新蕊的事变成性功能障碍,一根刚刚还垂头丧气的**没几下就在她的嘴?硬起来了。但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心?并没有多少**,不过为了让小丽的职业道德心得到充分的满足,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架开她一对雪白丰腴的大腿象条半发情的公狗一样趴在她身上。




? ? “妳不是从来不给男人吹的吗?”虽然我知道这话问得很不合时宜,但在深深插入她体内的时候我还是问了出来。小丽没有回答,也没有象我经历过的其他卖笑姑娘一样刚插进去就叫唤,而是深深的看着我,那眼光象极了计筱竹学姐,我不由产生了一丝温暖的感觉,于是不再寻求答案极尽温柔的抱住她**起来。




? ?虽然我体力鼎盛时期有过一夜射过七次的记录,但我从来不知道我还有一次超过一个小时的能耐,按照科学角度来讲这与**的体位、角度和**的力度有很大关系,至于上诉种种原因能让**壁与**磨擦产生多大快感那不在我研究的范围之内,总之我保持着同一种节奏同一种力道在小丽身上折腾了一个来小时,很温柔的那种折腾,直到我没力气了才从她身上翻下来。




? ?小丽满面潮红,几绺发丝被汗水贴到脸蛋上。我在她旁边一边在她身上抚摸一边从床头扯过一张纸巾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汗,这倒不是要讨好她,而是一种习惯,和我的美女们在一起养成的,想改也改不了,不过倒也没什么坏处,不少美女和我说过我在这一刻最令她们感动。




? ?小丽看来也被感动了,居然双目泛红的瞅了我半天,然后一脑袋扎到我怀?在我胸脯上亲个不停。我抽空看了看我的**,虽然没shè精但软下去了。于是我在小丽热情洋溢的亲吻下睡了过去。




? ?次日醒来,发现身边没人。我揉揉眼睛看见小丽捧着个托盘回了房间。




? ? “弟弟,来吃早饭。”小丽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侧坐上床,端起小碗舀了一勺粥递到我嘴边:“这可是我亲手熬的哦。” 




? ?这女人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皮蛋瘦肉粥?白芳都不知道,天天早晨除了喂我人奶就是三明治面包之类的。我眉开眼笑,捏了捏小丽细嫩的脸蛋:“还是姐姐好,哪天不做了给我当保姆吧,全职的那种。” 




? ?小丽妩媚的一笑:“好啊,这可是妳說的,别到时候耍赖啊。” 




? ?我呵呵一笑,把那勺粥吸到嘴?咽了下去。




? ?吃完了粥我正琢磨着要干点什么,房门忽然被敲得山响,跟警察临检似的,门外传来金叔的大嗓门:“小飘,收拾收拾准备撤吧。”我答应一声,让小丽侍候着穿上浴衣然后搂着她回到昨晚那间包房?,几个大叔萎靡不振的正坐在那?吃粥,见我进去连招呼都不打。倒是陪金叔那个姑娘招呼我:“弟弟,吃点燕窝粥吧。” 




? ?我坐下看了看桌上的粥撇了撇嘴:“燕窝?多恶心,妳们居然连动物的呕吐物都吃,我刚吃完小丽姐姐做的皮蛋瘦肉粥,那才叫好吃。”房间?几个姑娘同时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我身边的小丽,我扭头看了看她,发现她一脸娇羞。




? ?一个大叔在前台结了帐,又给我们一人办了张会员卡,同时见到了一个值班经理,还挺漂亮的,对我们笑得异常灿烂。我出门前回头看了看穿回一身旗袍的小丽,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看来颇有几分不舍。我指着她问那漂亮经理:“她们平时有没有私人时间?” 




? ? “当然有了,下班以后的时间完全由她们自己支配。” 




? ?我点点头,向小丽招了招手,小丽灿烂一笑连忙跑了过来。




? ? “弟弟,有什么事吗?”小丽问我。我问她有没有电话,小丽有些窘迫,摇了摇头。




? ?我从包?摸出张纸把手机号写了上去递给她:“白天没什么事吧?” 




? ?她接过纸片摇了摇头:“没事啊。” 




? ? “那中午给我打电话,我请妳吃饭。” 




? ?小丽笑得很甜,伸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那边的姑娘们发出一阵笑声,我捏了捏她高耸的**在笑声中走了出去。




? ?金叔几个前辈看来是忙活了一夜,都声称要回宾馆休息。于是我们几个作鸟兽散。我开车直接就回了学校,今天还要上课呢。




姐姐没吃早饭特意喂我




回到学校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我偷偷的溜到上课的教室,安琪素面朝天一如既往清纯动人,只是眼下一双漂亮的眼睛正狠狠的盯着我: “又到哪?鬼混去了吧?妳說妳成天游手好闲哪有一点学生的样子?我当时怎么就瞎了眼跟了妳这么个花心男友?” 




? ?安琪刚被我泡到手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不晓世事当真纯洁得一塌糊涂,不到几个月已然完全变了个样子,但清纯还是一如既往却多了几分野气,看来这段时间我的变化对她真的影响很大,我嘿嘿干笑,任由她眼中的柔情夹杂着幽怨地看着我,装作一副老实听课的样子。




? ?不过安琪也是个聪明的女生,她很清楚我的想法,特别是在计筱竹学姐的指导之下,她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小女朋友,让我总觉得我欠了她点什么,一见到她发飚就赶紧投降。




? ? “老婆别生气,明天给妳买个大娃娃……”我压低了声音:“要不,给妳做个小娃娃也行,好不?” 




? ?安琪红着脸啐了我一口,伸手在桌子下面掐了我一把。




? ?讲台上的教授还讲得口沫横飞的,不过我和安琪都压根没有听课,安琪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地说我现在是学校的大名人了,本来我以前骑宝马K1300R- NK还没怎么引人注意,毕竟一般的人都认为机车是便宜货,但前不久我开着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回来时,就已经引人注目了,世界车王的标记,稍有常识的人都还是认得的,再稍一打听,就知道幻影DropheadCoupe意味着什么了。




? ?但昨天我一口气开了三部名车回学校,蓝色的兰博基尼Estoqu、红色的法拉利California、黑色的奔驰ML550、再加上本来的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这简直是在学校?搞起了名车展览,而且这几部车,基本上都是今年最新的款式,特别是兰博基尼Estoqu,那是花钱都买不到的绝版!




? ?这下我的风头出得够了,昨天我一到学校就陪金叔疯去了,计筱竹和安琪这两个我的正牌女友顿时就遭到了众多同学的狂轰乱炸,连学生会干部都凑过来东问西问的,校管处更是特意派了两个警卫站在我三部车面前,免得学生们去碰花了。




? ?安琪早就知道我买了几部车了,但她对我家是做什么的也是稀?糊涂说不上来,倒是计筱竹学姐,很是胸有成竹地对着来咨询的同学们介绍起了别墅学生会所的相关业务,现场做起了免费广告……那些学生们听说我们还有幢大别墅和一艘豪华游艇时,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不过学校倒是为此放了大心,原来我运这么多名车回来是准备开展创业的,并不是招摇——最让学校放心的是,这些车啊船啊什么的,将来都会离得校区远远的,至少碰花了就没学校的事情了。




? ?安琪说现在人人都在羡慕她找了个又帅又有钱的白马王子,更有人在暗地?惊叹难怪不得计筱竹大校花会委屈自己二女共侍一夫,原来这个李飘飘居然是金龟婿来的……我听了只得苦笑,别墅游艇那边,计筱竹学姐可是拿的大头!怎么所有人都把她的钱算到我头上了?




? ?安琪又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她们几个女生已经说好了,中午就去试车,问我去不去,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那有三部车耶,我倒是去跟谁的车啊?




? ?计筱竹?安琪?席雅?还是别的……别的女生都有谁啊?不过没跟我上过床的,计筱竹学姐也不会允许她们乱动我的车吧!




? ?让这几个丫头疯去吧,反正她们也就最多只是在学校操场上开开,又不敢开出去的,除了会引起一大堆车迷和色狼吹口哨,倒没有别的什么影响。




? ?也就所以,中午饭我是一个人回去到白芳那边吃的,连路静那个不合群的天榜校花,都去玩我的车了……好象我没有和她上过床吧?哦,错了,上过,还是计筱竹学姐亲自押着我捅破路静处女的屁眼的——难怪不得计筱竹学姐试个车也要把她叫上,而且更奇怪的是,她居然就去了?




? ?吃过饭后,白芳忙着照顾她的孩子,我没什么事做,就打开电脑没目的的在网站上流览起来,没多久就让我随着不断的点击链接找到个图片网站,?面尽是些不堪入目的下流东西,但我还是欣喜不已,因为有几个**美女确实动人,都让我硬起来了。




? ?我看着看着有些不能自持,手不由得就伸进裤裆?去打算自娱自乐一番,还没等套上几下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嗡嗡叫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不由有些心虚好像被别人当场捉住的土流氓般脸热起来。




? ? “谁啊!”我打开电话没好气的叫了一声。




?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弟弟……我是小丽姐姐啊。”我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好半天才想起是昨天陪了我一夜的那个小丽,同时也想起了早上让她给我打电话的事。




? ?我早上为啥要让她给我打电话?我已经记不起来原因了,不过低头看了看还硬邦邦暴露在裤子开口外的**我有些心跳加快,妈的,老子还没在这?和妓女打过炮呢,不知是什么感觉,想来在白芳眼皮底下搞上那么一下应该不是很难受吧?没有犹豫,我把地址给了她让小丽尽快赶过来。




? ? “这么急啊?有什么事吗?”小丽软绵绵的问我。




? ? “我想给妳点礼物,快来吧……对了,到了后直接跟大门警卫说跟我约好了的。” 




? ?放下电话我不由有些奇怪,这还是我吗?怎么随便就让一个妓女来电梯公寓呢?但就是这么怪,明知道不好还是让小丽来了。




? ?我边等待边继续浏览各色美女的屁股和阴部,明显感觉到**越来越旺盛,大概养了二十分钟左右的眼睛,我终于考虑是不是要继续刚才的**活动,但随后还是打消了念头。




? ?门被敲响了,白芳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善:“来了位漂亮的小姐,说和少爷约好了。妳怎么把女人约到家?来了?小心我向筱竹姐姐告状!” 




? ? “白芳,生气啦?晚上请妳吃海鲜赔罪好不好?”我嘻皮笑脸企图蒙混过关。




? ? “这还差不多……”她得意的向我一笑:“看在龙虾的面子上放妳一马,让她进来吗?” 




? ?我点点头:“让她进来吧。”




? ?小丽一身干练的走了进来,丝毫没有了在百花居?时候的风月之色,怎么看怎么象个职业女性,当然我指的不是职业妓女。




? ? “马小姐,我可是等候多时了,坐坐。”我不知道小丽姓什么,随口胡扯了一个,我看了看还不肯退出的白芳,心想得找个什么借口支开她,不然晚上计筱竹回来就有我好看的了,忽然就想起早晨小丽说她没有手机。于是我打算起身和白芳交代一下,却发现**还亮在裤子外面于是不动声色的将大家伙收回裤裆内,然后起身走到白芳身边把她拉了出去。




? ? “什么人那?长得还挺美的。”白芳在我屁股上狠狠扭了一下。




? ? “小声点,这位可是很重要的客户——对了,妳出去给我买个手机,漂亮点的……” 




? ? “要给她?”白芳斜眼看了看我。




? ?我点点头:“是啊,远道而来总得意思意思吧……”我见她眼色又有些不善,忙加上一句:“给妳自己也买一个,回来我报账。” 




? ?白芳脸色变暖:“这还差不多……晚上别忘了向我负荆请罪!那我现在就去啦?” 




? ? “好好……”我连连点头。




? ?白芳怀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房?,这才走了。我挠挠后脑勺,心下不由疑惑,这丫头近来口气越来越象是我的什么人,莫非对我爱苗又长?这可不是好兆头,但看着她左摇右摆的丰满屁股我的心不由又热了起来,妈的,要不是小丽在屋?,真想操白芳的屁眼。




? ?我迫不及待的转身回房反锁上房门,来到笑语盈盈的小丽身边坐下:“来,给妳看看礼物。”说着抓住她的小手塞到我的裤裆?按在还没软下去的**上:“怎么样?喜欢不?刚出笼的**,还是热乎的呢。” 




? ?小丽妩媚的笑了起来,起身跪到了我的两腿间:“弟弟啊,知道姐姐没吃早饭特意喂我的吗?”




? ?我掐掐她的嫩脸蛋:“是地是地,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 ?小丽伸出舌尖舔了舔双唇,脸上平添了一丝妖媚,接着就张大了嘴把我已经硬得不能再硬的**慢慢的吮进了温暖的小嘴?。




? ?敏感的**所及之处尽是温湿,一片柔软。




? ?小丽的舌头宛如一条蛇般灵活,在我**上的敏感处不停的蠕动**着,我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扭动着屁股尽情的享受着这湿润温暖的快感。




? ? “来,蛋蛋……”我捧住小丽的头,把她的小嘴向阴囊上压去,小丽含吮住一只睾丸,又将我坚硬的**握住上下套动起来。




? ? “弟弟……”小丽松开口中的睾丸含糊的问:“不要我用下面侍候妳吗?” 




? ? “不用……”我轻轻扭动着屁股:“妳就给我吹出来吧……” 




? ?她嘻嘻一笑,再次埋首在我胯下。我哼哼着放松下来,真想让小丽给我舔舔屁眼儿,但这?不是百花居,今天我也不打算给小丽嫖资,所以今天我俩构不上买卖关系,我也就不好拿妓院?的那一套来要求人家,看她自愿吧,要是真自觉的给我舔舔屁眼儿我就妳买套维纳斯,当然是比较性感的那种了…… 




?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小丽把我的屁股向沙发外拉了拉,我睁开眼睛,见小丽正把我的两片屁股拉开。“干啥妳?”我惊讶的问她,心说咱俩可够心有灵犀的啊!




? ?小丽抿嘴一笑:“妳们男人不都喜欢这个?” 




? ? “心领了。”我慌忙从她手中挣脱,心?想是一回事,但一旦真的要发生我却觉得有些别扭。




? ? “弟弟,看妳昨天不是好像挺喜欢的吗?”小丽奇怪的问我。




? ? “妳从来没干过这个吧?”我坐好了问她。




? ?小丽点点头:“除了给妳,我都没给别人吹过……”




? ? “那还是算了吧,这个能不干就别干……妳接着给我吹……”我握住**顶在她嘴唇上。




? ?小丽把脸贴到**上看着我:“弟弟,妳真好。” 




? ?我好?我怎么没觉得?我扳住小丽的头,把**塞进她嘴?:“少拍马屁,快开工!”小丽乖顺的任我为所欲为。




? ?也许是环境的关系?没多久我就在小丽舌头翻滚的嘴中痛快的射了出来。小丽紧紧合住嘴唇,在我还不停抽动着喷shèjīng液的**上不停的舔,直到我安静下来。




? ?我长吐一口气,睁开眼睛看了看小丽,她正握着我已经开始发软的**看着我嘻嘻笑,口中什么都没有。见我看她,小丽又张嘴把**含到口中吮吸起来。




? ?虽然**不再那么敏感,但小丽温暖湿润的口腔还是让我感到舒服,没多久我又勃起了。




? ? **越来越旺盛,我站了起来捧住小丽的两颊,打算运动运动再来次痛快的喷射,刚刚摆好架式门就被敲响了,没有精神准备的我吓得浑身一抖,一定是白芳!




? ?这么快就回来了?




? ?我飞快的穿好裤子窜到电脑桌后坐下:“谁?” 




? ? “是我,少爷。”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是白芳。白芳应声而入,我盯着白芳饱满的隐藏在衣服下的**房不住的纳闷:我怕她干什么?我可是她的老板啊?!




? ?我斜眼看了看小丽,这姑娘正端庄的坐在沙发上,但脸上红霞密布,她正在害羞。




? ? “少爷,买来了。”白芳把一个盒子和一张卡放到我的办公桌上,然后用手捏着挂在她胸前的电话轻轻晃了晃。




? ?我笑了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好啦,妳出去吧。” 




? ?白芳出去了,临出门的时候我见她瞥了小丽一眼。




? ?门关上后我打开包装,将?面的零碎都拿了出来。我对电话没什么研究,说实话也不喜欢小?小气的手机,眼下这个和白芳挂在脖子上的一样,模样看起来怪怪的,粉兰色机身,方方的,看看型号,是三星的xle1200,眼下姑娘怎么都喜欢这种怪模怪样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原来诺基亚的大开板式,看A片很清楚的。




? ?三两下装好了电话,再把电话插到充电器上。小丽一直看着我摆弄电话,见我忙活完了就问:“弟弟,妳不是有电话么?怎么又买新的?” 




? ?我微微一笑:“旧了就换那,我这个用了好长时间都用腻了。” 




? ?小丽瘪了瘪嘴:“真浪费,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呀……” 




? ?我凑过去搂住她:“刚才没弄爽,再给我吹吹好不好?” 




? ?小丽倒在我怀?:“弟弟想要姐姐还说啥了……” 




? ? “好宝贝儿!”我把她拉到桌前坐到椅子?,让她钻到桌子下:“来,在这?给我吹。” 




? ?小丽捶了我的腿一下,然后从我的裤子前面的开口?掏出**裹了起来。我舒服的长吐口气,然后面向电脑把刚才最小化的网页重新放大,边享受着小丽的唇舌服务边欣赏光屁股姑娘的图片。




? ?小丽勤奋工作的同时我接了个电话,是金叔打来的,也不知道他在哪?鬼混,电话?全是杂音,我胡扯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这时候我shè精了。刚才没有确认小丽是怎么处理我射到她口中的jīng液的,于是我在shè精的同时低头观看起来,小丽含着正在shè精的**不住的吮吸,当**停止脉动后小丽蠕动着舌头和喉咙,把满口的jīng液咽了下去。




? ?我看得一阵舒服,忙拉起小丽把她搂到怀?亲了亲她:“小丽,昨天晚上我是妳的客人,那现在我是妳的什么人?” 




? ?小丽嫣然一笑:“是我弟弟!”




? ?我隔着衣服揉了揉她的**:“那好,弟弟给妳个小礼物。”说着我把白芳买来的电话从充电器上拔下来塞到小丽手?:“喜欢吗?” 




? ?小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个……这个是给我买的?” 




? ?我点点头:“妳看妳弟弟对妳多好,给妳吃**给妳喝牛奶还送妳电话。” 




? ?小丽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一阵狂吻:“谢谢弟弟……” 




? ?小丽爱不释手的摆弄着挂在脖子上的电话,我替她收拾好充电器什么的,然后搂着她的小蛮腰:“小丽,陪我出去吃饭好不好?”小丽咬着下唇笑得宛如鲜花绽放。




? ?出门的时候我交代白芳下午我不回来了,有什么急事的话给我打手机。白芳有些不满,看着小丽的背影小声嘟囔着:“那妳还向我负荆请罪不了?” 




? ?我拍拍脑袋:“啊,差点儿忘了。晚上回来前我给妳打电话。”说着拿起她挂在脖子上的手机:“号没换吧?”说着用手背在她胸脯上轻轻的蹭了一下。




? ?白芳打开我的手:“没换!” 




? ?我顺势把手背从她胸脯一直到胯间蹭了一遍,然后用暧昧的声音说:“天儿这么冷,晚上负荆请罪之后我再给妳买件外──套儿。” 




? ?白芳显然是听懂了我加重了语气的最后那个字,白了我一眼:“就知道占便宜,好啦快去吧,'客人'还等着呢!” 




? ? “得令!”我严肃的一拱手,白芳扑哧笑了出来,嘴咧得象朵花儿。




? ?在小丽的要求下,我们到市中心的旋转餐厅吃了顿没滋没味的饭,我这是第二顿午饭了,吃得当然就不多,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但看小丽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也只能干笑着陪她穷欢乐了一番。




? ?吃了饭我把小丽拉到商厦,想给她买几件衣服。跟我的美女们除了白芳好象都挺有钱的,平时都不用我给她们买什么东西,而白芳我从来只是给现金,没带过她买东西,但今天却心血来潮的要给一个混迹于风月的妓女买衣服,我想不出是什么道理。




? ?对女人时装确实没什么研究,但和女人混时间长了多少也知道几个比较牛逼的品牌,比如GUCCI,认识的好几个女生都穿这个,于是我就把小丽拉了进去。




? ?也许是看我身上穿的还不是很寒酸吧,一个服务小姐从我和小丽刚进门就开始问寒问暖,还净把我们往昂贵货物前面领。




? ?小丽拉拉我的衣服:“弟弟,妳干嘛啊?” 




? ? “干嘛?给妳买衣服啊?挑,随便挑,喜欢的我都给妳买。” 




? ?小丽象拉个冲不下水的水箱绳子一般连连拉我的衣服:“走吧弟弟,这?好贵的。” 




? ? “贵怕啥,妳弟弟我可是个资本家,有钱!”我顺手拿起一件衣服:“这个怎么样?” 




? ?我威逼利诱了半天,最后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贱了小丽才扭扭捏捏的挑了些东西,好在GUCCI衣服、鞋、挎包之类什么都有,没多长时间就把小丽从上到下武装了一遍,小丽全身上下焕然一新,看得我打心眼?舒服:这小美人确实挺美,值了。




? ?我提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和小丽出了门,看着小丽漂亮的脸蛋我正合计着是不是到哪?开个房再来一火,忽然接到个电话,又是金叔打来的。




? ? “小飘,新蕊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找妳。” 




? ?我一愣:“她怎么知道妳电话的?” 




? ? “可能是问昨天陪我那个妞了吧,我把手机号告诉那个妞了。” 




? ? “妳把我的电话告诉她了?”我想起昨天新蕊光着下身跳舞的样子,胯下忽然有了反应。




? ? “嗯……我告诉她了,我觉得妳应该和她谈谈,或者痛痛快快的臭骂她一顿……那样才算彻底的结束了不是么?” 




? ?谈谈?也许是应该和新蕊好好谈谈,最少可以知道她为什么干上了这一行不是?




? ?但我却下意识把手机关了。




? ?看着手?的电话,我正在纳闷为什么要关电话,小丽在后面又拉了拉我的衣服:“弟弟……能不能求妳点事情?” 




? ? “嗯?”我回头看了看她:“什么事?” 




?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弟弟,能不能借我点儿钱?”我心头火起,这妓女脸皮还挺厚,我说小姐,妳是不是有点贪得无厌了?




? ?但我还是压着性子平静的问:“妳要钱干什么?” 




? ? “其实……其实也没啥,今天出门的时候没带多少现金,卡也没带……弟弟妳给我买了这么多东西,我……我想给妹妹也买几件衣服……钱我明天就还给妳,肯定还。” 




? ?我的火气稍稍降下去一些:“这些衣服都是妳的,分给妳妹妹一两件不就可以了么?” 




? ?小丽惊讶的?起头来:“弟弟,这可都是妳给我买的啊!妳送我的东西我怎么能随便给别人呢?!” 




? ?这丫头不是演技精湛就是真的心地纯洁,但这话听得我确实比较高兴,于是刚才的怒火转眼便烟消云散。我把东西交到左手,腾出来的右手落在她的小蛮腰上:“好宝贝儿,走,给我小姐姐也买几件名牌产品。” 




? ?小丽拼命拉住我:“不行,她还是学生呢,不能给她穿这么贵的东西……她也不会要的。” 




? ?闻言我来了些兴趣:“妳妹妹上学那?” 




? ?谈起妹妹,小丽的脸上露出一种看似自豪的神采:“是啊是啊,我妹在交通大学上学呢,资讯工程学系的,可聪明了,咱们家那?都没几个考上大学的……”




? ?交通大学?离我们学校不远啊,我记得交大在高商旁边吧?前不久我们学校还和交通大学搞联谊赛来着。




? ?我有些奇怪:“妳们家那??妳家哪?的?” 




? ?小丽看了看我:“我家是南部的……” 




? ?南部?那边小地方就多了,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这么说,妳现在正供妳妹妹上大学?” 




? ? “嗯。”小丽低下头:“我爸病死的时候我们家欠了别人不少钱,妹妹又考上大学,我……” 




? ?虽然这类血泪史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可小丽的话却让我深信不疑,这姑娘是和我有缘吧?




? ?我拉着小丽到商厦逛了一圈,用各色休闲装将几个包塞满,想了想又买了个相对便宜些的电话,小丽问我又买电话干什么,我捏了捏她的小嘴儿:“给我小姐姐买的,和妳没关系。”小丽一声不响,象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一样低着头跟在我后面。




? ?上了车,小丽才幽幽的问我:“妳干嘛对我这么好?我不过是一个……一个妓女而已,不值得妳花这么多钱的……” 




? ?我木无表情的看了看她:“妳不用有什么负担,我花钱是为了买个高兴,所以以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别把脸拉下来,我喜欢看妳笑。” 




? ?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了,要她笑。可这丫头不知道是没听明白话还是故意和我作对,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 ? “别哭!!”我喝道:“再哭我就把妳强奸了!”小丽无视我的威胁,纵身扑到我怀?,哭得更大声了,还把一张满是眼泪的脸在我怀?蹭来蹭去。




? ?俗人做了好事一般情况下都有几分得意,我比俗人还俗,自然免不了沾沾自喜,再说这做好事的对象是个漂亮姑娘呢,虽然属于捞偏门的,但并不影响我的审美情趣,美女还是美女。




? ? 等她在我怀?哭够了我才松开她。小丽用手绢擦着红肿的眼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

script>(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