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

熟睡中的妹妹性騷擾,最後射進去

9.7

熟睡中的妹妹性騷擾,最後射進去



「哥哥。」


「幹嘛?」


「這場可以不用再看下去了吧。」玲玲的頭靠在哥哥右肩上,懶洋洋地說著:「阿森納上半場就二比零了,贏定了嘛。」


「不一定。」


哥哥右手臂摟著玲玲的腰,手掌在她大腿上使力拍了一下。


「哎唷!」


「他們後衛超會恍神,現在還不能放心。」


星期六深夜十一點多,街道上已鮮少出現車聲。


兄妹兩人額前瀏海以固定的頻率,同時撩盪平復,透過來自右前方的規律氣流,熟稔的梵尼蘭香氣也縷縷飄進哥哥鼻中。


電風扇被哥哥移到沙發斜前方,風扇左右搖擺,以固定的時間間隔,朝兄妹倆持續吹送陣陣強風。不久前屋外方下過一陣夜雨,空氣中瀰漫著濕潤清新,縱使是夏季剛結束的九月,也讓人略感涼爽。因此兄妹兩人才得以共同坐在電視機對面那張單人座沙發上,相互貼靠,享受介於異性與親情間的甜蜜,而不至熱得難受。


以前只有當母親不在場的時候,兄妹倆才能如此親近。


現在母親出國,不會再有人干擾,單就這點而言,哥哥與玲玲彷彿如魚得水。


「哥哥。」


玲玲左手抓著哥哥衣襬,連連拉扯。


「我想看靈異節目啦,都等了一個禮拜,讓我看啦。」


「妳不是很怕那些東西?」


「就是因為會怕才想要看嘛。」


「什麼歪理…」


「哪裡叫歪理,坐雲霄飛車不也一樣嗎?」


「看了以後,晚上又要跑來我房間睡,到時我又得睡地板。」哥哥把她手拉開,不耐煩地回答:「等妳長了膽子,再去看那種節目。」


「那我睡地板就可以了。」


「如果妳不看,誰都不用睡地板。」


「唔……」


看哥哥堅決不肯轉台,玲玲氣呼呼地鼓起臉頰。


「不管啦,人家要看嘛!」


「別吵,我不能專心看球賽了。」


「……。」


這番貌似懶得答理的態度,終於讓惹毛了妹妹。


「笨、笨蛋哥哥!」


玲玲邊罵邊抬起右手,拍打哥哥的頭頂。



「明明說好如果今天做你愛吃的烤豬肋,你就要把電視讓給我看的,竟然食言!」


「現在不是讓妳看了嗎?」哥哥擋住妹妹攻擊,順帶抓握她的雙手,不讓她亂動。


「可是我又不想要看球賽。」


「所以,妳的意思是…要讓妳看妳想看的節目?」


「當然啊。」


「噢齁齁,真遺憾,下次妳可要說清楚才行了。」面對氣急敗壞的妹妹,哥哥的應對依然神態自若,故意發出惹人厭的笑聲,並顯露狡詐笑容:「不說清楚的話,我不會知道的喔。」


「什、哥哥你…」


「怎麼了?我沒有食言啊。」


「…真卑鄙!!」


玲玲淚眼汪汪,緊咬下唇,語調隱約帶著哭腔,一副強忍眼淚的模樣。


看到妹妹露出這樣的表情,哥哥也不忍再捉弄下去。


他放開玲玲雙手,在玲玲尚未反應過來時,使勁將她抱緊,並用臉頰在玲玲頭髮上磨來磨去。就像隻小貓在蹭牠心愛的枕頭,在把枕頭蹭軟之前絕不善罷甘休,幾乎能在哥哥頭頂上,看到不斷冒出的紅色愛心。


每當玲玲被欺負後,擺出的這種不服氣又眼角泛淚的臉,總是會讓哥哥意亂情迷。


「放開我啦!哥哥。」


玲玲還在氣頭上,就算難得是哥哥主動抱過來,也無法消解她的怒火。


「不要隨便抱我,熱死了。」她奮力舞動雙手,試圖從哥哥懷中掙脫:「說話不算話的哥哥,我才不認識!」


「剛才逗妳玩的。」


「哼?」


「我本來就打算讓妳看。」哥哥利用體格上的優勢,用兩條手臂把玲玲牢牢綑住:「只是想先捉弄一下妳而已。」


玲玲身穿無袖小背心,肩帶不到五公分寬,莫約三分之一的胸部都裸露在外,加上兄妹倆下半身都是寬鬆短褲,緊密的肢體接觸難免讓彼此肌膚過度相貼。


臂膀間擦蹭著玲玲光滑細緻的肩膀,不禁哥哥讓興起了些許對於異性的意識。


「……。」


妹妹停止抵抗,也收起委屈的神情。


「…哥哥笨蛋。」


受到來自哥哥的疼愛,玲玲態度總算軟化下來。


她鼻間發出撒嬌般的低吟,雙手繞過哥哥腰側,輕輕抓扯他背後的衣服,並轉動頭頂,反擊哥哥剛才臉頰的磨蹭。


彷彿也能看到玲玲上方,正不斷冒出一顆顆的愛心,並與哥哥的重合交疊。


「好啦…」


玲玲把雙手分別移到哥哥的腹部與胸膛,稍稍使勁,小力將哥哥推離。


「現在下半場才剛開始,讓你看到第六十分鐘,就要換我看了喔。」


「下半場第六十分鐘嗎?」哥哥摸了摸玲玲的頭,微笑著說:「真是太感謝妳了,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會踢這麼久。」


「全場第六十分鐘啦!哪可能半場會踢到六十分鐘?」


雖然知道哥哥是故意逗她,玲玲還是盡忠職守地吐槽。


「真是的,一下子就得寸進尺。」她小聲嘀咕著。


沒有回應,哥哥上半身又再度靠到沙發椅背上,右手摟回玲玲纖細的蠻腰,把玲玲往自己這邊拉近,直至相貼。


哥哥只要是心情極佳的時候,便會與妹妹特別黏膩。


顯然是由於他所支持的球隊正在領先當中。


「吶…哥哥。」


知道哥哥方才是故意鬧她,玲玲也不再生氣,細聲輕喚哥哥,又抬了抬正貼靠哥哥胸膛的左肩。


「嗯?」


「今天晚上…」她仰起頭,下巴頂在哥哥臂膀上:「那待會看完電視後,我可以去你房間,跟你一起睡嗎?」


作為妹妹,她也察覺到現在哥哥心情不錯,此時無論提出什麼要求,哥哥都很有可能答應,況且僅僅只是共寢一室,應該沒理由拒絕。


就算是妹妹升上國中,兩人偶爾還是會一起睡覺。


「睡我房間?可以啊。」


不出所料,相當輕易就獲得哥哥的首肯。


「嗯,太好了。」妹妹開心地從側面抱住哥哥。


「剛好今天也是安全期,真幸運。」


「是啊,真幸運。」


即使妹妹提起某個不該出現的字眼,哥哥也只是一笑置之。


「雖然我覺得這跟安全期沒有半點關係。」


「哎?哥哥要射在外面嗎?」聽到哥哥的回答,玲玲搖了搖頭,表示不認同:「射在裡面的話應該會比較舒服,而且我也想知道被哥哥灌滿會是什麼感覺。」


「哈哈哈,妳是想讓我反悔是吧?」


哥哥邊笑邊說,聲音聽來卻與先前不同,變得格外僵硬。


「…開個小玩笑而已嘛。」玲玲彎下頸子,小聲解釋。


風扇仍舊持續嗡嗡鳴響,卻因過於單調而讓人忽略。


妹妹半長的後髮屢屢被風撩起,撲打在哥哥肩頭上,為了避免受到干擾,哥哥索性拿起桌幾上的粉紅髮圈,為妹妹綑起一束馬尾。


正如哥哥所說,阿森納不穩定的後衛給敵隊諾維奇製造出相當多的得分機會,令整場比賽並不因阿森納已先奪得兩分而喪失掉任何緊張感,反而刺激了諾維奇的進攻野心,兩隊攻守節奏絲毫沒有減緩,甚至逐漸加快。


即便對手是英超與英冠間有名的升降機,作為英超豪門之一的阿森納,仍未展現其壓倒性的實力優勢。


玲玲靠在哥哥肩上,睏眼惺忪。


她從小跟著哥哥一起看了不少球賽轉播,對於比賽規則、知名球隊甚或各隊球風戰術都相當瞭解,但縱使如此,玲玲還是沒對足球懷有多大興趣。和普通女孩一樣,她喜歡看連續劇、料理小廚房、減肥資訊這類專門為女性量身訂製的節目,而理所當然的哥哥對這種節目起不了興趣,因此尋常家庭普遍的遙控器爭奪戰也不時會在這個客廳裡上演。


阿森納球門屢次遭到諾維奇前鋒的挑戰,這讓哥哥忍不住繃緊身體,而輪到阿森納進攻時,他又興奮到想要從沙發上跳起來。但由於妹妹還貼在自己身上,哥哥只能拼命壓抑住自己澎湃洶湧的情緒。


玲玲沉著穩定的呼吸聲,也不知不覺幫助哥哥緩和下來。


窗外除了蟲鳴外,幾乎再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音,無論是車輛或是行人,都在接近午夜的時間點從巷道裡徹底消失。只有偶爾會有極其細微的談話聲由隔壁傳來,在這個夜晚,小七似乎也不打算太早入睡,想要再多享受一下悠閒而無所事事的週末。


只是小七的父親較為嚴格,沒過多久想必會催她回房間睡覺。


對雙親都不在國內的兄妹倆而言,他們可以盡情享受週末時光。


分針縱垂朝下,恰好是與妹妹約定的時間。


全場比賽第六十分鐘。


比數依舊是阿森納以二比零領先,沒有擴大亦沒有拉近,而諾維奇球員體力已趨於下滑,沒辦法再組織出有效的進攻。


阿森納拿下比賽看似勢在必得,近乎毫無懸念。


哥哥放心將遙控器拿到玲玲面前。


然而,卻一直等不到接過去的手。


「…玲玲?」


「……」


他小聲呼喚妹妹,同樣沒得到回應。


身邊規律的氣息微弱安穩,玲玲身體也以相同的節奏緩緩上下起伏,哥哥歪過頭,瞧了玲玲一下,不出所料,眼睛是閉上的。


睡著了。


以往玲玲的睡覺時間都固定是十一點,只要超過這個鐘點,她的生理時鐘就會作出反應,令她睏倦不已。即使是像畢業旅行這種在外過夜活動,玲玲也從未熬到一點以後,哥哥原本以為今天她至少能夠撐到十二點,卻沒想到此時的玲玲卻已經繳械投降。


如果早察覺玲玲熬不了這麼晚,就先給她看她想看的節目了。


哥哥這麼想著,心中不由得冒出對於妹妹的歉疚。


他輕輕地摸了摸玲玲的頭,動作小心翼翼,避免驚醒妹妹。手指來回摩擦頭頂髮絲,與手部皮膚相觸的頭髮被哥哥的撫摸所帶動,夾在頭頂與手之間,細細磨蹭。


一舉一動滿是憐愛。


睡夢中的玲玲,不經意地縮了縮肩膀。


外型類似小可愛的無袖背心的右肩帶,因為這樣的動作,從玲玲的右肩上滑溜下來,落至手臂外側。


而原先遮蓋在右邊胸部上的布料,也跟著往下鬆脫,玲玲沒有穿戴內衣,整個渾圓的上半球幾近完全裸露。若非她的那對酥胸豐滿堅挺,阻礙了衣服滑落,否則連下半球與不可示人的山頂,也勢必將一覽無遺。


胸口肌膚彷彿吹彈可破,微微返照出天花板日光燈的亮光。


看到這樣的景象,哥哥顯然已無心關注足球賽況。


「比想像中有效啊…青木瓜燉排骨。」哥哥嘴裡喃喃自語地唸著:「才給她吃一年多,就已經超過老媽了,要是再吃幾年,不知會到什麼程度。」


出於個人的喜好哥哥這一年來經常做青木瓜燉排骨給自己妹妹享用,企圖將玲玲塑造成自己所偏愛的類型,現在看來效果顯而易見。母親並不知道哥哥的用意,以為他只是單純想給邁入青春期的妹妹燉一些促進發育的補品,覺得兒子用心良苦,母親也經常從超市買來排骨與青木瓜,幫忙他一起燉。


如今妹妹已擁有一對D罩杯的傲人雙峰,哥哥反而變得不敢直視。


終究還是個青澀純情的高中男生。


身高嬌小,胸前卻又格外豐滿,如此體態無非是對哥哥最有誘惑力的身型。


這些日子以來,他屢此遭受妹妹言語及肢體上的挑逗引誘,雖然總是已親兄妹授受不親為由堅定拒絕,但理性卻也早已瀕臨崩解邊緣。他並不是不想與玲玲有更多接觸,而是深怕一旦越線,便會讓兄妹關係產生變質,乃至於造成家庭分離。


這點又不能向玲玲坦白,因為一旦知道了他對自己的親妹妹產生慾望,一頭熱的玲玲必然會完全不考慮後果,將對哥哥的挑逗加以升級。


到時候他沒有信心能夠克制住自己的情慾。


想到這裡,哥哥不禁面露苦笑,用手指輕輕捏住玲玲鬆落的右肩帶,一面留意不驚動到她,一面往上拉,試著將肩帶拖回肩膀上。


不過,衣服卻被玲玲的手臂夾住,拉不回去。


索性只能放棄。


經過這番拉扯,原本已僅是勉強覆蓋在峰頂上的衣物,又更加滑落了些,只靠著掛在乳尖上的衣服邊緣,稍作支撐。


半圈比周圍顏色稍深,粉紅色的暈斑,從布料下悄悄探頭而出。


哥哥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頸部,忍不住低頭凝望妹妹的胸口,自從兩年前沒再和妹妹一起洗澡後,他從未見過妹妹如此隱私的部位。那時玲玲的第二性徵還沒開始明顯發育,看了也不會有什麼特別感覺,可現在不同,玲玲身體已具有十足雌性的機能與外型。


如此也激起了哥哥身為雄性動物的本能。


迄今雖然已在偶然或妹妹刻意挑逗的情況下,與她的胸部有過多次碰觸,多半是背部或手臂這些地方,偶爾也會胸口互碰。即使體會到了妹妹身體有多麼柔軟,卻不能清楚鑒察其觸感,如同面前有一匙頂級魚子醬,卻被命令只能用吞的一般。


既然平時已有多次接觸,況且這對胸部某方面而言還是他親手培養出來的,那麼用手來直接確認看看,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這種念頭,令哥哥心跳不住加速躍動。


他很了解這只是藉口,而實際上,他是對自己親妹妹的這副性感身軀發情了,就像玲玲平常對哥哥發情一樣。


哥哥確切體認到此一事實,彷彿全身被澆了一桶冷水。


可是他仍無法停止這樣的思想。


一直以來,哥哥的理性總是能夠戰勝自己的慾望,因為他擔心只要順從了妹妹的誘惑,家庭關係就會產生丕變。然而現在不同,玲玲正睡夢之中,就算真的下手了,只要不驚醒她,妹妹不會知道發生過什麼事,兄妹氣氛也不會改變。


不穩的天平,終究還是傾斜了。


哥哥朝妹妹伸出了手…


他的右手,穿過玲玲的右臂下方。


對於自己即將做出的行為,哥哥本身也難以置信。


一開始,只是用中指與無名指的指尖,微微輕觸玲玲沉重的右乳下半球,沿著妹妹胸部表面滑動手指,原地畫圈。她的背心下沒有穿任何東西,光是這樣的碰觸,已經十足能夠感受到妹妹胸部的觸感,但無論如何,哥哥不可能僅僅滿足於現況。


他慢慢加強了手指力道,令指尖稍微陷入柔軟胸部中,接著又小心地放鬆退後,使其恢復成原先形狀。


相同的動作來回數次,而手指數量,也逐漸增加。


從最初的中指與無名指,又追加了小指,再來輪到食指,甚至連大拇指也一同參戰。不光是指尖,第二節指,乃至於第三節指,都在哥哥男性荷爾蒙的極力催促下,依序加入。到了最後,就連手掌也緊密貼覆在妹妹右乳下。


先前哥哥就已相當清楚瞭解到,玲玲胸部的大小一隻手是不可能包覆住的,而現在他實地證明了這件事,一股帶著歉疚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對於此時的哥哥而言,宛如麻藥。


心臟猛烈悸動,幾乎隨時都能從喉嚨跳出來一般,他相當緊張,同時也感到無比亢奮。這是絕對不能做的事情,更別提對象還是自己從小到大守護至今,血脈相連的親生妹妹,可也因為這點,才會使他腦袋發熱,欲罷不能。


想起玲玲之前對他的屢次言行騷擾,哥哥似乎變得不再那麼排斥。


他體會到了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哥哥把臉頰貼在玲玲的頭上,緩慢磨蹭。


不光是雄性對於雌性的本能慾望,似乎心中還有另一種情感也正在滋生蔓延,是從前未曾有過的,難以言喻的強烈愛意。


右手依然放置於妹妹的乳房下半球上,沿著輪廓細細滑動,沒有施力,沒有擠壓,在隔著衣服布料的情況下,摸索出胸部外型。之後,手掌又移回正下方,往上稍抬,掂了掂胸部的重量,他想藉此了解妹妹究竟成長到什麼地步。雖然發育良好,份量十足,卻因為年輕的緣故,乳軸僅有些許自然的下沉,因而成為完美無瑕的水滴形。


倘若去應徵寫真童星的話,絕對不怕接不到生意吧?哥哥如此想著。但是只要是有他在的一天,就絕對不會容許妹妹去做出賣自己身體的事情。


雖然他此時所作所為,毫無說服力可言。


哥哥忍不住輕輕張握手指,稍加使力,讓五根指頭的指面都能陷入進肉球之中,品嘗到妹妹胸部的甘美滋味。也許是胸口受到擠壓,玲玲嘴裡發出一聲嬌喘,理應會使哥哥受到驚嚇而收斂一些,卻反而令他更加無法控制。


他的手顫抖起來,拿捏不住力道,時而溫柔,時而粗魯地按摩妹妹的胸部,呼吸混濁不穩,在玲玲耳邊張口吐息。


被發現的話,兄妹關係就完蛋了。


哥哥很瞭解這點。


可只要想到一旦破壞掉兄妹連繫,就能從此順從慾望,正大光明接受玲玲的誘惑,與親生妹妹共嚐禁果,又讓他格外興奮。


心中陷入天人交戰。


在情慾薰陶下,哥哥抽回了手。


他並非就此打住,相反的,他的手再次觸碰到妹妹的酥胸。


而且,是從背心側邊開口處,往內伸入。


中指指尖率先溜進妹妹的衣服中,緊接著,食指與無名指也隨後跟上,哥哥心跳更加劇烈,甚至感到微微痛楚。他看不到自己的手伸到哪個位置,也不知道距離妹妹裸露的胸部還有多遠,只能小心翼翼地緩慢移動手指,四處探索。


過了半晌,才發覺自己的手指根本還停留在背心開口處。


哥哥心一橫,下定決心,往裡頭直直深入。


之後沒移動多長距離,指尖便感受到了光滑細緻的觸感。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